“唯闻”换新LOGO了,可看过的小伙伴们却不约而同地说:丑!不知道写的是什么。

没法子,我只好写一篇来说说它的故事,它可是有文化的。

上一次说起“唯闻”的由来,没听说的,回顾一下(点这里

上一版的LOGO,虽然简洁明了,但我觉得它没个性,一直想改改改!却没有好的头绪,直到那天,我无意中看见了《平复帖》,全文只有86个字,我全都看不懂,查阅资料后,意外发现里面居然藏着“唯”和“闻”两个单字,转念一想,何不借来一用,于是有了新一版的LOGO。

《平复帖》距今已1700多年历史,在书史地位显赫,被称作“九大镇国之宝”之一。它的作者是西晋的陆机,BD之后,发现他的地位不亚于“钟张二王”,被称作“洛阳三俊”之一。

“张钟二王”,指四位书法家:东汉张芝,曹魏钟繇,东晋王羲之、王献之。

“洛阳三俊”,指陆机、陆云、顾荣三人,三人皆为苏沪名门之后,西晋末年同时入洛,因其才学被合称为三俊。

《平复帖》用的是由章草向今草演变的过渡书体,别看只有九行,对于它的释文,历代藏家可伤了脑筋。直到60年代,启功先生已将它们释读出来。

《平复帖》在唐代就是收藏家渴求的猎物,随后几经战乱、遗失、割裂。传至清朝时,他曾被乾隆爷收藏,后被乾隆送与母亲作为寿礼,便藏于寿康宫。乾隆母亲过世后,此帖又先后被乾隆儿子永瑆、载治(永瑆曾孙)、奕䜣、溥伟(奕䜣之孙)、溥儒(溥伟之弟)收藏。民国二十六年(公元1937年),溥儒因急需用钱,便以现洋4万元的价格把《平复帖》卖给了张伯驹。为防止国宝再遭劫难,张伯驹毫不犹豫倾尽所有将其买下。新中国成立以后,张伯驹先生携夫人潘素将《平复帖》捐献给了国家,从此《平复帖》又重返紫禁城,被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保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