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雪小禅

他微笑着把手里的包递给我说,我讨厌你如此明白。知道吗我们整整在一起呆了六十个小时,也就是三万六千秒,这三万六千秒就是永恒的,在这三万六千秒里我们是相爱的,这就足够了。 

  我刚要下线的时候有一个人紧追过来,他问:是不是平淡久了,也想要一时的绚烂?哪怕是飞蛾扑火?我觉得这个人和我有类似的地方,装成毫不在意,其实是想轰轰烈烈,于是又回来。我在屏幕上打出:失恋了吧?要不就是想拼命在爱一场?那时我正在戴着耳机听莫文蔚,我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忽然喜欢上了莫文蔚,她总是有足够的冷静、足够的酷、足够的超然来面对人世间的男欢女爱,甚至比王菲还要好,更早我喜欢过齐豫演绎的三毛,太空灵忧伤,一直被自杀情绪所笼罩,仿佛茫茫一片大雪的天和地,让人想到红尘的无聊,于是出家算了。从哪以后我再也不听齐豫,改听王菲,她有足够的另类和新潮,骨子里却是茫然的,依旧是没有退路,而莫文蔚不是的,她的声音虽然也是冷漠的,可是并不凄凉,于是喜欢。总是一个人慢慢地听,听不出风花雪月,听到的都是大智若愚。他说,不要一下把人看穿,这样的人会活得累,你在干什么?我说,听莫文蔚。他问,是真的吗?我说当然。我觉得他的字是惊喜的,他说,我也在听莫文蔚。《盛夏的果实》吧?我欣喜地笑了,看了一眼时间,我要下线了,我的新一季时装下周要开发布会,而我认为最好的一件衣服还没有做出来。我说要走了,那边说,那我给你发Email。我说好。



喜欢我?关注我!


关注公众号:唯闻(ID:vven_net)

文/不详

  那时候他爱她,喜欢听到她的电话。她什么时候给他打电话他都喜欢。

  早上给他打电话,很好啊,一起床就听到她的声音,他很开心,一天都开心。

  上班时给他打电话,你忙吗?不忙不忙,没事没事。他不会觉得她干扰他的工作,影响他在同事中的形象,她在这时候打电话,这是意外之喜。

  晚上给他打电话,那边很吵,他在外面,周围应该还有好多人,可他不介意,那一堆的人,都没有她重要,虽然他离他们很近,可是,在他心中,她最近。在喧闹中听到她的声音,他不但高兴,而且很得意。他会不顾众人,到走廊或卫生间接她的电话,末了还说:“回家再给你电话……”



喜欢我?关注我!


关注公众号:唯闻(ID:vven_net)